导航
关闭

拉手创业新闻快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江湖 - 正文

北京刮的是盐碱尘暴,不是沙尘暴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4 浏览:

    “北京刮的不是沙尘暴,是盐碱尘暴!相应地,应改治沙为治尘。”在2006年中韩第三届荒漠化防治与草原保护研讨会上,燕京大学北京校友会生态扶贫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郑柏峪报告了这个与众不同的观点。

    郑柏峪有在锡林郭勒草原多年生活的经历,1999年退休后继续在草原从事生态环保活动,特别是最近几年围绕查干诺尔湖干涸引起盐碱尘暴危害的问题开展了多年科学研究和治理实践,对沙尘暴问题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干涸的查干诺尔湖是尘暴源

    郑柏峪告诉《科学时报》记者,面积110平方公里的查干诺尔湖位于浑善达克沙地北缘与锡林郭勒草原交界之处,大致在北京市北方600公里。查干诺尔的水源河流高格斯太河发源自浑善达克沙地。近二三十年,天气越来越炎热干燥,高格斯太河水越来越少,且经常断流,致使查干诺尔咸水湖在2002年春季干涸。

    “从2002年夏季开始,我陆续邀请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韩同林、中科院海洋所研究员宋怀龙等专家学者、环境保护志愿者到查干诺尔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发现干涸的查干诺尔湖引起的尘暴不同于我们一般认识的沙尘暴,它夹带的粉尘中含有大量的盐碱物质。”

    郑柏峪说,在查干诺尔湖看到的景象让人震惊:干湖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盐碱粉尘,非常细微松散,脚踩上就可以扬起烟雾。盐碱在湿润的地方甚至会结晶,成为盐碱冰花。松散的盐碱粉尘在风力不是很大的时候就会被扬起,一般在5~6级风时,在湖盆局部升起的几乎是纯的盐碱粉尘,在湖盆区上空笼罩一片白色的盐碱烟雾;有时候盐碱粉尘像龙卷风似的被卷成一股烟柱,升腾得很高。当风力加大到7~8级的时候,连尘土也卷起,成为强烈的盐碱尘土混合尘暴。

    常说的沙尘暴其实是盐碱尘暴

    “从查干诺尔的情况看,我们现在所说的沙尘暴实质上应该是尘暴,而且是富含盐碱物质的尘暴。盐碱尘暴的粉尘很轻微,升腾得很高,会进入大气环流,搬运到很远的地方。从尘暴的路径上看,影响京津、华北地区。如果不加干预,查干诺尔干湖盆还将演变成沙漠或者沙地。”

    郑柏峪指出,对查干诺尔的这一调研结论和对盐碱尘暴的认识与我国传统沙尘暴理论有比较大的差异。传统的沙尘暴理论对沙尘暴的表述偏重于动力源、物质源、路径、危害、防治等物理参数,有两项大的指标没有涉及或者表述得不够深透——沙尘暴夹带物颗粒度的大小与沙尘运动的关系问题,沙尘暴夹带物的化学成分及其影响问题。

    韩同林认为,确定沙尘暴夹带的沙尘颗粒度的大小有着重要意义。通俗地讲,就是要确定影响我国东部的沙尘暴的成分主要是“沙”还是“尘”,并以此来确定发源地。“如果是沙,工作重点就放在治理沙源;如果是尘,就治理尘源。”

    据韩同林介绍,沙尘颗粒度的大小不等,在风力相同的情况下,颗粒越细升腾越高、搬运越远,“按照我国分类方法,土壤机械组成分级标准为8级,即砾石、极粗沙、粗沙、中沙、细沙、极细沙、粉沙、黏粒。在风速为15m/s(7级)的情况下,0.1mm大小的极细沙漂浮距离为4.5~45米,漂浮高度8米以下;0.01mm大小的粉沙漂浮距离为45~450千米,漂浮高度800米以下。在我国八大沙漠采样中,细沙占85.6%,中沙占11.6%,剩下是粗沙。认为沙漠是沙尘暴的物质源地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此外,沙漠中的沙和沙尘暴中的尘不仅仅是颗粒大小的问题,它们的运动形态不同,沉降地点和防治方法也不同。

    韩同林说:“分清沙尘暴的沙尘颗粒大小,就能发现防治沙尘暴的现行措施不恰当——对于遏制尘暴、治理尘暴源来说,植树造林的作用有限,它既不能阻挡京津、华北地区的尘暴,对恢复尘源区的生态也并非最佳手段,特别是在已经形成的荒漠地区植树造林更不符合科学规律,是对国家财力的浪费。”

    宋怀龙认为,现行的标准与定义不能全面地反映出沙尘暴的其他属性。“通俗来讲,就是没有明确指出沙尘物质的化学成分是什么,以及这些成分对人民生活、社会活动及生态环境的影响。按照沙尘暴的固体颗粒物来源、运动以及对人类和生态的环境影响,可将其分为物理尘暴和化学尘暴两大类。而化学尘暴的毒理作用是值得格外关注的部分。”

    化学尘暴得到实验验证

    对于我国的沙尘暴是化学尘暴的观点,几位研究人员提供了实验验证的资料。

    北京师范大学一个研究小组对2002年3月20日北京特大沙尘暴成分作了化验分析,写出了《北京沙尘暴的干盐湖盐渍土源》的论文,“沙尘暴所经过的包括干盐湖、盐渍土的大范围干旱、半干旱地区的表层土也是其主要来源”。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所对今年4月16日北京干降尘进行了化验分析,结果得出了和北京师范大学研究小组近乎相同的结论。从对北京干降尘的电镜扫描和常温水溶盐化学分析结果看,北京4月16日尘暴是化学尘暴。电镜扫描粉尘粒度和含量测量结果表明,颗粒物的粒径小于0.074mm的占96%,小于0.154mm大于0.074mm的占4%。粉尘的pH值为7.9,偏碱性。粉尘的结构、地球化学特征和常温水溶盐检测结果显示,粉尘与干涸盐渍湖盆区的土样成分基本一致,与浑善达克沙地和退化草场表层土壤不同,说明北京4月16日粉尘主要来源于干涸盐渍湖盆区。

    盐碱荒漠和化学尘暴现象是我国西部普遍性的问题

    我国的咸水湖和干涸盐碱湖盆大多集中在西部,全国有1平方公里以上的盐湖813个,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全部咸水湖有10万平方公里以上,如果把干湖盆计算在内,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这些盐碱干湖盆有的离华北、京津地区很近。另外,全国还有约5亿~6亿亩盐碱地,也大多分布在我国西部。

    郑柏峪认为,盐碱荒漠和化学尘暴现象有深刻的地理地质背景。我国西部处于地球北非——欧亚荒漠带的最东段,这一带远古时期是古海洋,新生代第三纪以来,远古时期的古海洋开始退缩。在演化过程中,出现了两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一是海洋和咸水湖中大量的盐分在湖海干涸的过程中都留存在土壤中,由于一部分盐经过碱化过程变成了碱,这些土壤成了盐碱土。二是内陆海和湖泊干涸出现大片干海盆、湖盆,干海盆、湖盆的沉积物深厚、细微,且富含盐碱物质。“我国一些沙漠都在盆地里,如塔克拉玛干沙漠在塔里木盆地里,就是这种演变的结果。这解释了为什么我国的沙尘暴大多是盐碱尘暴的原因。”

    郑柏峪认为,虽然化学尘暴的产生是以自然原因为主,但与人类不合理的活动也有很大关系,特别是人类对水源的不合理利用,对环境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用耐盐碱先锋经济植物治理化学尘暴

    由于郑柏峪和宋怀龙等研究人员的观点没有得到国家主管机关的认可,也就没有得到国家的支持。但他们自筹经费开始了综合治理的研究与试验——种植耐盐碱先锋经济植物碱蓬等将裸露的草原盐碱斑漠覆盖,以达到固尘压碱目的。试验在内蒙古锡盟查干诺尔干湖盆和河北安固里诺尔干湖盆进行。该试验经过四年的探索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在查干诺尔,2003年人工种植1000亩试验的基础上,目前碱蓬覆盖面积已扩展到了10000亩左右,其中覆盖度超过85%的有900多亩;平均株高约为60cm;平均株重为225g。在这10000亩的碱蓬覆盖区域内,可以初步判断已大体具有固尘压碱的功效,即已表现出遇强风少起盐碱粉尘或基本上不起盐碱粉尘的生态治理效果。

    郑柏峪等几位研究人员还提出了治理化学尘暴的建议。一是改革管理体制,防治化学尘暴是一个牵涉多部门、多学科的系统工程,应该由一个能够统领、综合、协调各部门的机关来领导,不适合由一个专业部门管;二是加大研究力度,由国家主管部门牵头,组织或指定专门的研究机构,开展对干湖盆演化和化学尘暴防治的研究,并尽快汇集相关资料信息;三是健全国家监测体系和检测项目;四是继续沙尘源治理工程;五是抓几个大项目和实验项目;六是下决心进行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和生产结构调整,改造家庭牧场,实行集约化草原畜牧业,建设新牧区。

相关文章

评论专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